<关闭侧栏

| 当前位置: | 主页 > 彩票 >

丫髻沙大桥治超点加剧拥堵 省纪委暗访批懒政_广州新闻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时间:2017-04-17 08:23 文字大小: 【大】 【中】 【小】 点击:
核心提示:第三,即便是占道执法,总得有执法者吧?可是执法者何在呢?咩事的报道说2月28日下午5点多,省纪委暗访组在丫髻沙治超站(海南点)未见到任何工作人员,直到6点多才有一辆执法车赶过来。一份《丫髻沙治超主线执勤记录表》显示绝大多数工作人员的白天签到时间都

  第三,即便是占道执法,总得有执法者吧?可是执法者何在呢?咩事的报道说2月28日下午5点多,省纪委暗访组在丫髻沙治超站(海南点)未见到任何工作人员,直到6点多才有一辆执法车赶过来。一份《丫髻沙治超主线执勤记录表》显示绝大多数工作人员的白天签到时间都是

  丫髻沙大桥“治超添堵”必须重视解决

  南都记者注意到,板房外围用水泥墩隔离出一段上百米长区域作为缓冲区占用了一条正式车道和一条应急车道,使得环城高速西往东方向原本三车道收窄为两车道,导致现场车流通过速度下降形成拥堵。不过下午4时未到下班高峰,车流拥堵不算严重。

  昨天南都咩事以“这个问题再次被曝光!省纪委暗访实录怒怼广州交委”为题报道了丫髻沙大桥“治超添堵”的事,还配了微信公众号“南粤啄木鸟”发布的省纪委一段暗访视频。情况其实很清楚,那就是“占道执法”、“治超添堵”,按照省政协委员江佐中的说法,就是“长年用水泥墩占用一条车道,人为造成堵车,令人苦不堪言”。

  在上午9:00,晚上离岗签到时间多是在凌晨1:00或者2:00左右,显然与24小时执勤有较大出入。有司机甚至说“经过一年多时间的观察,从没见到过一个执法人员”。这个问题就有点严重了:占道执法已遭质疑,执法岗位却时常空无一人!难怪省政协常委孙平说这是“打着执法的名义,实际上是损害老百姓的利益”,而微信公众号“南粤啄木鸟”甚至用了“懒政怠政”、“为官不为”、“堵民之心”这样的言辞!

  □曾德雄(广州市人大代表)

  广州市交委执法局暂未回复

  在视频中,广东省政协常委、省监察厅特邀监察员孙平表示,从广州环城高速去中山,来回都要途经丫髻沙大桥双向设置的治超点,每次都能看到从广州往番禺、中山方向大塞车,丫髻沙治超站(海南点)前侧路面安放了水泥墩,三车道变两车道,直接导致堵车现象。

  昨日下午4时许,南都记者回访了丫髻沙大桥治超点查看堵车情况。

  丫髻沙大桥治超点在桥上搭建了简易板房供执法人员上班之用,昨日下午板房内有一名工作人员值班,门口则停着一辆执法车。在板房外贴着一张广东省交通厅2009年12月发给广州市治超办的红头通知,内容大意为“同意广州市在环城高速丫髻沙大桥两端设置固定治超检测站,并在附近设置超载货车分流点,引导超载货车到治超检测站卸载”。

  尽管媒体曾经数次报道丫髻沙大桥治超点加剧环城高速堵车,但多年过去问题依然没有解决。前日,认证主体为广东广播电视台的微信公众号“南粤啄木鸟”发布了一段省纪委暗访实录视频,批评广州市交委执法局在此长期占道执法导致严重拥堵,发现问题而不解决。对此,广州市交委表示,已立即展开调查。

  接下来的问题就是:应该如何治超?这样“占道执法”是否合理?占用一条道路用来执法,人为添堵是一定的。上网搜了一下,原来早在2012年媒体就开始报道这事了,类似“治超点长年占道,好塞为保丫髻沙大桥,唔撤”、“丫髻沙大桥占道设障治超,变两车道堵塞严重”的报道层出不穷,最新的当然就是这次的“怒怼”了。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也一直在关注此事,早有广州市人大代表提议把“固定检查桩”改为“可移动式检查桩”,但执法部门却未给出积极回应。这充分说明不一定要“占道执法”,执法方式是可以更加科学的。

  对此,视频提出评论指,一方面治超造成拥堵,另一方面没人关心是否真正落实了治超。长期占道执法导致严重拥堵,反映的是执法水平低的问题,但是无人在岗、有法不执,甚至知道出了问题还不解决,置肩负的职责和群众的呼声于不顾,那就是典型的懒政怠政、为官不为。

  执法人员未24小时值守

  总之,丫髻沙大桥这样“占道执法”、“治超添堵”,以及其他类似企业参与治超的种种乱象到了必须要重视、解决的时候了。

4月6日,在南环高速西往东方向的丫髻沙大桥治超分流点,车辆出现拥堵。南都记者 黎湛均 实习生 陈君雁 摄

  此外,暗访视频还揭示了治超点执法人员值班考勤表上是早上9点上班、翌日凌晨1点下班,并没有按照要求24小时有人值班。丫髻沙大桥治超点在两个月内因系统故障没发挥实际作用,广州市交委治超办已经知情却无人落实修复。

  这件事可以抽丝剥茧地分析一下。

  首先,丫髻沙大桥治超有没有必要?丫髻沙大桥是在2010年1月开始治超的,规定货车有以下两种情形即禁行丫髻沙大桥:一是车货总重超过55吨的货车,二是只要核定载重量达到15吨或以上的货车,无论是载了货还是空载,都不得上桥。站在执法者的角度,治超肯定有其必要性。按照广州市交委的说法,违法超限超载运输被称为公路“第一杀手”。据统计,2009年丫髻沙大桥日均车流量已达到11万辆左右,其中货车流量占比达43%,车货总重100吨以上的货车十分普遍,远超大桥设计荷载,这导致丫髻沙大桥承载能力下降。所以网友说“治超就是为豆腐渣工程擦屁股”或许并没什么依据,现在的情况是丫髻沙大桥必须治超。

  针对省纪委的暗访视频,南都记者昨日联系了广州市交委。广州市交委表示,对暗访中所反映的情况,已立即展开调查,如果工作人员涉及不作为情况,将严肃处理。